原材料和人工齐涨下的制造业:提价怕订单会飞,不提价自己会亏
您的位置澳门正规彩票网站 > 澳门正规彩票网站 > 阅读资讯文章

原材料和人工齐涨下的制造业:提价怕订单会飞,不提价自己会亏

2021-05-23 22:28:39   来源:http://www.arts001.com   【

  作者: 吴绵强

  [ 牛年春节前后,传统制造业企业生产所需的有色金属、化工等原材料均出现了上涨,最终推高了实体制造业成本。与此同时,招工难以及用工成本的剧增,也是摆在企业面前绕不过的现实问题。 ]

  “订单不缺,但成本压力太大。”这是第一财经1℃记者近日在珠三角走访制造企业过程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牛年春节前后,传统制造业企业生产所需的有色金属、化工等原材料均出现了上涨,最终推高了实体制造业成本。与此同时,招工难以及用工成本的剧增,也是摆在企业面前绕不过的现实问题。

  成本高压之下,一些制造业企业主不得不“提价求生”,但他们也担心频繁而过度的提价会造成订单流失。

  持续上涨的原材料

  2月26日,东莞东兴工业园区乡泉电子五金科技公司的厂区内,机器轰鸣,车架生产线上一片忙碌。这里是涂正东负责的工厂,公司生产的车架主要供应给国内头部电动自行车企。

  “公司的产品原材料大部分由钢材构成,产品平均毛利率在5%至8%。现在钢材价格上涨得这么厉害,对我们影响非常大。”涂正东对1℃记者直陈钢材涨价带来的影响。

  1℃记者现场调阅了该公司近期的采购单发现,原材料钢材涨价明显。1月27日下单的规格为1.8的带钢单价为5340元/吨、2.0带钢单价为5290元/吨,而到2月23日,1.8带钢单价涨至5730元/吨、2.0带钢单价涨至5680元/吨。

  这还只是春节前期间上涨的价格,相比去年第四季度初,钢材价格涨幅更为明显。“去年9月底开始,原材料热轧带钢就达到3800元/吨左右,现在涨到5600元/吨左右,涨幅达40%以上。”涂正东告诉1℃记者,当时囤积了100吨的原材料,很快就用完了,此后都按需补货。

  2月26日,在广东顺德杏坛镇康宝集团总部办公室,公司董事长罗小甲告诉1℃记者,早在去年9月,公司就以4000多元每吨的价格,订购了4万吨钣金,以应对不断增加的企业订单。疫情暴发后,康宝集团的家电产品畅销海外,去年外贸销量达10亿元,仅烧烤炉销量就增长48%。

  原材料是制造业中最大的一块成本,以家电制造业为例,原材料成本占到总成本的七成以上,因此对原材料价格极为敏感。家电行业对铜、铝、钢材、塑料等大宗原材料需求量大,如果这些原材料价格上涨,家电企业将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

  虽然相比一般小型工厂,康宝这类大型企业在原材料涨价方面议价能力更强,但罗小甲对1℃记者直言,“原材料涨价对我们影响很大”。

  当前,康宝的产品仍旧供不应求。“去年预订的原材料,虽然目前仍有存余,但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当时我们自己内部讨论,就算订了这么多原材料,即使今年用不完,明年也可以继续用。”罗小甲告诉1℃记者,如果原材料价格继续上涨,将推高康宝的生产成本,侵蚀公司的利润。

  除了钢材之外,塑料也出现了涨价。专注安全出行与智能头盔等防护装备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LIVALL(力沃)公司最近也面临原材料涨价的影响。去年,LIVALL运动头盔的海外订单供不应求,已排至今年年中。

  为了应对持续增加的订单,LIVALL公司创始人兼CEO郑波早在去年底以来就在珠海谋划成品组配与生产工厂,除了扩建场地之外,还需要提前议定供应商和准备原材料。今年春节复工之后,郑波就不断收到其他行业各类原材料涨价的消息,他也在观望供应商的态度。

  一个头盔的外壳使用材料较多,包括工程塑料、玻璃钢和碳纤维等材质,中层内衬多使用聚合物泡沫,内层主要是用高分子纤维布制造的织物层。这些原材料牵涉到ABS塑料、EPS(聚苯乙烯泡沫)等化工产品。

  “其实春节前,就有供应商提出其原材料面临涨价,我们正在积极与他们沟通,目前供应商给的价格还比较稳定,暂时还未收到他们的涨价通知。”郑波告诉1℃记者。

  根据大宗商品资讯机构金联创统计数据,ABS的价格指数从2月18日的16900上涨至2月23日的18075。

  与生产环节相对应的是,1℃记者实地调查制造业工厂的上游发现,钢材加工厂产自春节前的库存原材料“躺着”赚钱,身价大涨。

  涂正东工厂的原材料钢材来自于顺德一家钢材加工厂。2月27日,1℃记者实地探访这家钢材加工厂发现,虽然牛年春节之后车间开工率不高,且前来购料的企业并不多,但公司的库存钢材价格也出现上涨。

  这座钢材加工厂位于顺德乐从镇,1℃记者赶到时,厂区内静悄悄,生产线周边堆积了大量的钢管半成品。“我们的钢材原料来自钢铁厂,通过加工后形成各种规格的半成品钢管,再销售给各个制造工厂。”业务负责人邓经理领着1℃记者在厂区查看时介绍。

  1℃记者查看这些钢材的标签发现,这些产品大多产自春节前,生产所需的原料以及人工等成本大多在当时已消耗,而这些库存货物的“身价”却在市场的涨价潮中“躺着”上涨。

  邓经理指着厂区内的成堆钢管坦言,这些都是春节前生产出来的,已被客户订购了一批,“我们的钢材价格也紧跟钢铁行情走势上涨”。

  商务部新闻办公室3月2日统计数据显示,2月22日至28日,钢材价格小幅走高,其中螺纹钢、普通中板、高速线材、槽钢价格分别为每吨4490元、4753元、4597元和4591元,分别上涨2.7%、2.7%、2.5%和2.5%。“有色金属价格有所上涨,其中铜、铝、锌价格分别上涨10.5%、6%和2.3%。”商务部消息称。

  据生意社价格监测,2021年第08周(2月22日~2月26日)大宗商品价格涨跌榜中钢铁板块环比上升的商品共16种,其中螺纹钢上涨30.25%,冷轧板上涨34%,钢坯上涨39.29%。

  招工成本剧增

  除了经受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压力外,招工也是制造业企业面临的难题。

  连日来,第一财经1℃记者前往珠三角制造业基地实地调查发现,许多工厂在厂区门口竖起了招聘的牌子或在门口显示屏上展示招聘信息。但记者在东莞等地的工厂看到,前来询问求职的人员寥寥。

  得益于就地过年,许多地方的用工短缺现象有所缓解。新华社报道称,东莞超过300万名打工者就地过年,全市前200名制造业企业中有约六成在春节期间开工,这保证了企业年后迅速复工达产。然而,仍有一些工厂出现招工难的现象。

  首要原因是,劳务人员向主要地区集中。1℃记者走访发现,许多外来农民工对热门地区比较熟悉,择业往往选择这些区域。“虎门、厚街、长安等地许多农民工熟悉一些,因此大家往往选择在这些地方工作。”一位接近劳务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李刚所在的广东某电子公司位于东莞市洪梅镇,这家公司系国内TWS(无线蓝牙)耳机头部生产企业。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虽然这家公司年销售额已达上亿元,且厂区规模较大,生活配套设施完善,但其门口的招聘摊位鲜有人问津。

  “制造业企业一线工人,往往人员流动较大,首先是薪水较低,其次内陆城市近年来人工工资上涨,很多人不愿意背井离乡来沿海地区打工了。”一位制造业工厂负责人告诉1℃记者,每年春节后工厂能留下来的人员大多是技术工人以及车间班组长等人员,他们收入相对较高,且更有职业归属感。

  往年,李刚所在工厂招聘工人,主要是通过前往人力资源市场“摆摊”招聘,以及工厂内部工人引荐。然而,今年,几天市场招聘环节下来,公司仅招到十几名工人,而内部引荐而来的工人也寥寥几人,这远远无法满足公司生产所需。

  与招工难相伴而来的,是招工形式的转变与成本的增高。

  与过去前往人力市场“摆摊”招聘不同,如今的传统制造业企业招工更多依靠人力资源公司,通过这类企业输送工人,才能开工作业,而这相比过去直接签约求职工人,将花费更多的薪酬开支。

  由于招工难,今年许多工厂选择通过劳务派遣公司来招聘工人。“我们主要还是通过劳务公司给我们输送工人,今天一次性签了800名工人,都是通过这家公司送过来的人员。”李刚告诉1℃记者。

  据1℃记者调查,劳务派遣公司往往具有地域性,他们拥有当地一个地区的人力资源。在合作方式方面,劳务派遣公司与用工企业签订总包合同,用工企业向劳务公司一次性支付员工的工时工资(一般为下个月工资),每家劳务派遣公司都会向工厂派驻厂代表或工头,由他们负责这批工人的工资发放以及生活服务等。

  “我们的工人大多来自于云南、广西、贵州、湖南等地,他们主要来自农村,由多位工头负责管理。这些工人大多是工头所在乡村的村民,但是工头无法与我们直接合作,因为涉及派遣资质的问题,必须依赖有资质的劳务派遣公司,由他们开具正规的劳务发票,继而合理合法的用工。”李刚说。

  “我们一次性给劳务派遣公司支付一笔薪酬开支,由他们分发给工头,继而由工头下发给其手下的产业工人。比如公司付给劳务派遣公司的工人薪酬是25元/小时,工头拿到20元/小时,工人拿到17元/小时。” 李刚告诉1℃记者,这种“中间商赚差价”的模式,相比公司直接招聘工人,付出的薪酬成本更多。

  1℃记者了解到,劳务派遣方式中,由于增加了劳务公司与工头环节,用工企业会由此增加30%左右的成本。而且,之前的派遣工时薪大约在19元/小时,而今年已经上涨到了21元/小时以上,涨幅在10%以上。

  “使用劳务派遣工人工作上往往更有效率。现在的年轻一代工人往往需要有被认同感,他们大多来自一个乡村,大家聚集在一起,更容易交流和相处。生活问题解决了,工作的效率自然会提升。”一名负责车间管理的人员告诉1℃记者,但劳务派遣无形中增加了用工企业的成本。

  “现在工厂一般生产工人月收入4500元左右,而劳务派遣人员的工资相比要高一些,并且公司要多花一笔费用开支给劳务派遣公司。今年的人工薪酬开支要多增加1000万元。”李刚告诉1℃记者。

  提价“求生”

  就记者在珠三角调查的多家制造企业来看,当前制造企业手中都不缺订单,但承受的压力却不小。

  去年以来,康宝的烧烤炉、消毒柜等“宅经济”产品在海外大受欢迎。面对市场的变化,公司迅速增加了50万台烧烤炉的产能,全力保出口订单。

  据罗小甲介绍,2021年康宝的出口目标收入是13亿元,在去年的基础上增长30%。康宝海外销售中心经理李煜文对1℃记者坦言,“外贸这块确实压力较大” 。

  “主要是客人锁定的付款周期较长,每年的五六月敲定好下一年度的价格,到第二年的9月底付款,差不多一年半左右的账期。我们的客人是按照货季计算的。”李煜文告诉1℃记者。

  “今年疫情之后情况太特殊,在不包括人力成本的因素下,汇率损失以及原材料涨幅,让产品的成本上涨20%。最近,我们一直在与客户商谈产品价格。”李煜文说。

  面对原材料、人工成本等新的市场行情,许多制造业企业一方面不得不护住订单,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向客户提出提价的要求,按照他们的说法,“再不提价就没法生存下去”。

  “原材料、人工工资以及相关费用均上涨,我们就与客户商谈(是否能)增加价格。现在跟客户要求提价8%至9%,如果不让加价,我们也只能不做这笔订单,客户大多也能接受。”罗小甲对1℃记者表示。

  “亏本我是不行的,就算少赚点也可以。”罗小甲说,除了提价8%至9%之外,公司还需要内部压缩3%至4%的利润,以控制整个生产成本,在目前原材料涨价的行情之下,只有与客户协作,才能共渡难关。

  除此之外,涂正东最近也不得不向客户提涨价的事。

  涂正东的合作客户均是国内电动自行车头部企业,一般工厂能够拿到这类大客户实属不易,而原材料市场却瞬息万变,“我们给他们供应货物的价格也不可能天天议价,都是年前定好的价格,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原材料价格波动,我们就很麻烦。”他说,公司的生产成本由产品的原材料,加上人工工资、管理费、房租和税收等费用组成,原材料涨价的情况下,如果客户不让提价,那他们公司几乎就无利可图。

  去年,全球火爆的电动车产业形势一直延续至今,在国内电动车更换潮加速以及外贸需求量加大的双重利好之下,涂正东的企业及其业内迎来较好的市场机遇期。涂正东公司已斥资近千万元,增加6至7条产线扩充产能,以应对不断增加的订单量。

  随着生产线的扩充,涂正东公司的产能已达到10万台/月,这对原材料的需求变得更大,“现在每天要用到30吨的钢材”,他说。

  在原材料涨价之后,涂正东已对公司的产品价格进行了提价。“按照全年原材料价格的上浮比例计算,去年公司产品的出厂价格已上涨了500元/吨,最近春节后又上涨了300元。”但他仍担忧,如果原材料价格继续上涨,公司的利润将变得非常稀薄,按照他的说法是,“公司50%的利润都被剥夺了,甚至有的产品还倒亏。”

  这几天,涂正东正忙着拜访供应商,为公司原材料涨价的事宜提前沟通。此外,他还要求提高出厂价以应对原材料涨价带来的问题。而一些受访者正面临和他相似的困境:不提价,自身企业将面临亏损甚至生存困难,提价则可能造成客户和订单流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刚为化名)

Tags:原材料,和,人工,齐涨下,的,制造业,提价,怕,  
请文明参与讨论,禁止漫骂攻击。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合作伙伴/友情链接